• <tr id="jqlmh"><nobr id="jqlmh"><ol id="jqlmh"></ol></nobr></tr>

    <ins id="jqlmh"><option id="jqlmh"></option></ins>

    1. <noframes id="jqlmh"><small id="jqlmh"><option id="jqlmh"></option></small></noframes>

      <ins id="jqlmh"></ins>
      <ins id="jqlmh"><video id="jqlmh"><var id="jqlmh"></var></video></ins>

      <ins id="jqlmh"><video id="jqlmh"><var id="jqlmh"></var></video></ins><ruby id="jqlmh"><option id="jqlmh"></option></ruby>
      CN | EN
      搜索

      新聞中心

      【第一財經】基建投資增速大幅反彈:今年仍將較高增長,主要投向這些領域

      發布時間:2023-01-17 閱讀量:1015 來源:第一財經

      新聞鏈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55277650577401823&wfr=spider&for=pc

       

      為對沖經濟下行、消費不足,中國基礎設施投資加速,逆轉連年下跌態勢。

       

      1月17日,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2年全年基礎設施投資(下稱“基建投資”)增長9.4%,這是自2018年基建投資告別兩位數增長,且近年來增速持續下行態勢下,首次止跌回升,且明顯高于2021年(0.4%),成為去年中國經濟數據中一大亮點,也推動去年四季度經濟好于預期。

       

      那么為何去年基建投資增速一改下行頹勢快速反彈?今年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基建投資又將有何表現?

       

      逆勢反彈背后

       

      通過擴大基建投資來對沖經濟下行,是中國穩定宏觀經濟的一大重要手段。

       

      2017年以前,中國基建投資保持著兩位數高增速,但此后在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約束下,監管趨嚴、投入基建資金收緊、項目儲備不足等原因,導致基建投資增速持續放緩,但這一趨勢在去年逆轉。

       

      國家統計局局長康義在國新辦發布會上告訴第一財經,基礎設施投資連續加快,整個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長9.4%,其中水利管理業13.6%、公共設施管理業10.1%、信息傳輸9.3%。

       

      上述基礎設施投資,包括交通運輸、郵政業,電信、廣播電視和衛星傳輸服務業,互聯網和相關服務業,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投資。不含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羅志恒告訴第一財經,去年基建投資明顯回升,對沖了房地產投資快速下行和消費低迷,起著擴大需求的作用,是去年經濟的主要支撐力量。另外基建投資從中長期看有利于優化供給結構,提高經濟運行效率。

      IMG_257

       

      為何去年基建投資增速相比上一年明顯反彈?

       

      羅志恒分析,這主要取決于兩方面的因素。一方面財政政策積極發力、靠前發力,一般公共預算支出中農林水、交通運輸支出增速相對較高,專項債新增額度及前期結轉額度較大。另一方面財政和金融協同配合發力,政策性金融工具使用,較好地解決了項目資本金不足的問題,加快推動項目落地。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告訴第一財經,去年基建投資大幅增長的原因是2022年一攬子穩住經濟大盤政策及其接續政策對基建投資的支持力度很大,包括加發5000多億元專項債地方結存限額,政策性金融工具持續加碼,PSL“重出江湖”等,銀行也在顯著增加對基建項目的信貸投放力度。

       

      “這抵消了嚴控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對城投平臺融資的抑制效應,以及地方政府土地出讓金收入下滑帶來的影響,為2022年基建投資高增長提供了充足的資金來源。”王青說。

       

      去年為了應對經濟下行,地方加快推進重大基建項目,為了給這些重大項目融資,地方主要用于基建投資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規模首次突破4萬億元,國家還通過7400多億元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來解決重大項目資本金不足問題,并鼓勵政策性、開發性銀行用好今年新增的8000億元信貸額度,引導商業銀行通過銀團貸款等方式同步跟進重大項目配套融資。

       

      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2022年末,投向基礎設施領域的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3%,比各項貸款增速高1.9個百分點。

       

      王青表示,在近期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快速落地,銀行基建配套貸款發放力度加大,以及各地重大項目開工、施工節奏加快帶動下,年末基建投資繼續提速。據他們測算,2022年12月基建投資同比增速達到14.3%,創年內新高,連續兩個月保持兩位數增長,成為四季度宏觀經濟運行好于預期的重要推動力量。

       

      今年仍將保持較高增速

       

      去年中央提出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A設施建設是穩投資、擴內需、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途徑,也是促升級、優結構、提高發展質量的重要環節。近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要通過政府投資和政策激勵有效帶動全社會投資,加快實施“十四五”重大工程,加強區域間基礎設施聯通。

       

      康義認為,今年預計固定資產投資還有望繼續增長。這是因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投資潛力巨大;補短板、強弱項,投資空間非常廣;創新發展投資動力比較充足;基礎設施投資帶動進一步增強。

       

      “從先行指標看,2022年全國新開工項目計劃總投資比上年增長20.2%,增速連續4個月超過20%。去年12月份,新入庫的固定資產投資項目達到3.8萬個,比11月份增長7.5%。從這些指標看,支撐2023年的投資還是有比較好的基礎的。”康義說。

       

      當前國際形勢依然復雜嚴峻,國內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仍然較大,經濟恢復基礎仍不牢固。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鄭后成認為,展望2023年,基建投資大概率還是宏觀經濟的重要支撐,是經濟增長的“主力軍”。

       

      羅志恒表示,2023年的基建投資增速預計還將實現較高增速,可能在8%左右。這一方面是形勢所需,2023年外需環境發生重大變化,全球經濟下行引發出口回落,亟需擴大內需尤其是擴大投資,而房地產和消費好轉需要時間,有不確定性,基建是穩經濟重要抓手。

       

      “另外今年財政政策加力提效,財政赤字和專項債仍將保持較大規模,而且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也將保持一定力度,推動地方政府投向基建領域,同時專項債的實施范圍可能有所擴大,適當降低對部分項目經濟收益的要求。”羅志恒說。

       

      王青預計,今年基建投資還會保持較快增長,增速可能在6.0%左右。今年基建投資增速之所以會較2022年有所下行,主要緣于在經濟運行好轉前景下,2023年基建投資逆周期調節需求下降。而基建投資增速繼續保持較快增長水平,則主要受宏觀政策還會保持一定穩增長力度,以及為對沖房地產投資下滑影響等因素支撐。

       

      為了穩經濟,今年地方繼續將擴大有效投資作為重點工作之一。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梳理發現,截至1月15日,23省市披露2023年固定資產投資目標,平均為8.4%,可比投資目標較2022年的上調0.3個百分點。產業轉型升級、基建超前布局等是地方重點工作。其中在基建方面,重點強調落實交通水利等“十四五”規劃項目。

       

      比如,重慶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擴大基礎設施投資,完成交通投資1100億元、城建投資1350億元、水利投資390億元、能源投資400億元,力爭全年基礎設施投資增長11%以上。

       

      目前基建投資資金最主要來自自籌資金,包括政府性基金、地方專項債、城投債、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非標等。在地方政府債務約束下,如何撬動民間投資成為未來基建投資增長的一大關鍵,規范運用PPP模式尤其重要。

       

      長期關注基建領域的大岳咨詢董事長金永祥告訴第一財經,專項債和PPP是基建投資主要資金來源,去年PPP新增入庫項目投資總額出現明顯下滑,而專項債發行規模明顯增長。伴隨疫情的好轉,今年財政投資將逐步回歸正軌,專項債發行規模上漲空間有限,加之地方政府配套資金及社會融資部分籌集比較困難,專項債總體趨勢將是下降的。PPP經過2022年的政策支持和各地的前期準備,今年將會有較大幅度增長,占基礎設施投資的比重會上升。

       

      “今年穩增長的壓力依然大,穩投資依然是穩增長的重要手段,因此基礎設施投資增長幅度不會降低,考慮到近期政府強調支持民營經濟,預計2023年的總體形勢有利于PPP的發展。”金永祥說。

       

      今年基建投資重點依然以交通、水利、市政等傳統基礎設施為主,其中新基建被看好,今年新基建也被納入專項債投向范圍。

       

      羅志恒表示,從目前地方兩會的情況看,基建可能主要投向市政和產業園區、軌道交通、能源、農林水利、生態環保等領域。

       

      王青表示,去年以水利投資高增為代表,傳統基建投資增速大幅上揚。這背后除了較快發揮穩增長效應外,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強調“以工代賑”效應,緩解農民工就業壓力。展望2023年,以數字、智能、低碳等領域為代表的新基建將成為各地投資的重點。

       

      “在支持政策持續加碼和市場需求回升推動下,我們預計2023年新基建投資增速有望達到15%至20%左右,較整體基建投資增速高出10至15個百分點,將發揮較強的投資拉動作用。”王青說。